感染科医师谈武汉肺炎 都是冠状病毒,武汉肺炎和SARS、MERS差别是?

冠状病毒在1960年代就被发现,当中有两型可以引起人类的上呼吸道感染(Human Coronavirus 229E和Human Coronavirus OC43),历来文献上发表的死亡率都很低,极少导致严重的病情。但在2003年爆发的SARS-CoV(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感染,这个冠状病毒与之前的病毒不一样,容易引起肺炎,且死亡率大约在10%左右。

全世界第一个SARS病例发生在2002年11月中国广东,然而在一开始并未引起全球的大流行,直到2003年2月,一名来自中国广东已罹患SARS的个案将SARS传染给其它12名在旅馆与他接触的人,之后这个冠状病毒就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传播至许多国家,包括台湾。最后台湾总共有346个感染个案,37个死亡案例。在全球的努力之下,这一波大流行才在2003年7月宣告结束。

然而,另一个严重的冠状病毒感染在2012年又被发现,这一次发生地点是在中东国家,发现的过程和SARS很像,先有病人得到严重的不明原因肺炎,后来才发现是由一个新型的冠状病毒引起(MERS-CoV,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WHO也在2012年9月发布全球警讯,这个病毒到目前为止全球有超过2,000例的个案。

MERS的源头来自于蝙蝠,中间透过骆驼传播到接触的人类身上,它的致死率比SARS还要高(超过30%),而且和SARS相同的是也可以在院内传播,导致其他病人与医护人员的感染。大家印象深刻的是在2015年,韩国某家医院只是因为一个从中东回来的病人带有MERS病毒,后来传播给超过100个个案。因此,台湾疾病管制署一直要求医疗同仁要针对旅游史(Travel)、职业史(Occupation)、接触史(Contact)及群聚史(Cluster)做详细的询问,并做好院内感染的监控与防治。

在台湾的大小医院都还在针对着MERS做定期演习的时候,2019年12月在中国就开始流传着武汉有不明原因肺炎在流行,原本都只是网路上的流言蜚语,传闻中国有海鲜市场流出的SARS病毒,结果在2020年1月个案数大量增加,中国官方在1月9日公开确认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世界卫生组织在1月12日将此病毒命名为2019 novel Coronavirus,1月13日泰国就发现有境外移入个案,台湾也在1月21日发现第一例境外移入个案,全球个案快速累积,中国许多城市也陆续封城,许多国家也开始禁制中国人民的入境,到2月9日的统计数字全球有超过三万七千例的确定个案,死亡人数已经超过八百人,这些数字都已经超越当年SARS的纪录。

武汉冠状病毒徵状

从目前的资料来看,基因比对的结果高度怀疑2019 novel corona virus是来自蝙蝠的病毒,这个病毒感染后的潜伏期约为2到14天,死亡率约在2-2.5%,感染这个病毒后的主要徵状为发烧、咳嗽、肌肉痠痛和呼吸困难,和SARS不同的是,得到SARS的病人超过99%都会发烧,而且发烧后才有传染性,但是得到2019 n-CoV的病人约只有80%会发烧,而且这个病毒在病人没有发烧的情况下就会传播。因此,专家们预期这个病毒并不像SARS容易被控制,还好是2019 n-CoV的严重度与死亡率也低于SARS。

要确认是否得到2019 n-CoV的感染需利用反转录聚合酶连锁反应PCR(reverse transcription-PCR)来侦测呼吸道是否有病毒的存在,从一开始只有疾病管制署提供相关的检验,到2月已经有超过10家以上的医疗院所可以执行这个检查。冠状病毒的感染并没有特殊的治疗方法,需靠病人自身的免疫力和医院提供的支持疗法来对抗这个病毒。让人振奋的是,有好几个国家在成功培养病毒之后,发现有好几个成分都可以在体外测试有效地抑制病毒,包括:Lopinavir/ritonavir、 Remdesivir、Chloroquine等,也有少数的病例报告展现这些药物的治疗效果,目前关于这些药物是否能真正减少病人死亡的研究已在进行中。

应多洗手和在人口密集区域配戴外科口罩

隔离疑似/确诊的病人、完整的防护、多洗手,确实的清洁消毒是控制所有传染疾病的标準做法。冠状病毒主要透过飞沫传染,或是直接或间接接触到感染者分泌物而得到感染。因此,在没有特别的风险状况下,多洗手和在人口密集区域配戴外科口罩是预防的最好方法。在没有社区感染之前,有临床症状与旅游史(Travel)的病人,会接受胸部X光检查以评估是否有肺炎。

一旦符合通报定义,会将病人安置于单人负压隔离病室,若无负压隔离病室则安置于有卫浴设备的单人病室。照护人员的防护标準为长袖防水的隔离衣、非无菌的外科手套、N95口罩以及护目镜或面罩。如果发生社区感染后,旅游史的参考价值就没有那幺高,这时反而接触史与群聚现象更为重要。只要有群聚现象,不管是在家庭内、工作场所或是医院内,就要小心有可能有传染性疾病发生。在中国的流行还没被控制之前,最好避免前往中国。最近曾至中国旅游的民众,若出现身体不适症状,应主动通报公卫人员进行后续检查并主动告知医护人员旅游史。

自人类有历史以来,疫病的发生就从来没有中断,人类也从来没有被哪个疫病给击垮。随着科技的进步,对传染病的侦测与了解有大幅的进步。当年SARS花了很长的时间才确定致病原,这次的2019 n-CoV在短时间内就确定了病毒,也有了治疗的方向。但是面对所有的传染病手部卫生及咳嗽礼节的好习惯仍然是最重要的。此外,生病的人少去公众场所,公共卫生观念的提升,疫情的透明与民众的配合也都是这次武汉冠状病毒能否顺利控制的关键。如果这个病毒真的进入社区,那幺疫苗的施打也许才有机会完全地减少这个病毒造成的伤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感染科医师谈武汉肺炎 都是冠状病毒,武汉肺炎和SARS、MERS差别是?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